云南时时彩正规吗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正文 107 不慈又无德
    初冬的时候,东京城似乎有了些悄然的变化。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从前冷清的大长公主府门庭若市,虽说大部分是女眷。

    但,全是高官贵爵家的女眷。

    这证明大长公主这锅冷饭炒热了,成了权利中心的一号人物,再没有人可以忽视她,也不再有人认为先帝去了,她就成了废物。

    她的突然“窜红”,与无偿贡献出治疗喘症的方子,又指导工匠们做出喷瓶有关。

    人生在世,最基本的要求是衣食住行。

    但,任你多有钱,人吃五谷杂粮总是要生病的。所以,医者总是被尊敬。而像她这样为普世大众提供了治病的可能,是非常大的功德。

    当然,拜花三郎那篇文辞华美,情真意切的文章所赐,百姓们都说这是先帝遗爱。之前民间隐隐谣传先帝没有龙气,不仅自己短命,还带累国运衰弱的屁话也有被压下去的势头。

    赵平安这里形势大好,宫里的叶贵妃却直接摔了一屋子的瓷器。就是这样,还嫌不能解气,叫人扎了个小草人,写上赵平安的生辰八字,恨起来就扎扎扎!

    因为赵平安,她到现在还没有被请封皇太后。

    没有正式的封号,就无法被奏请垂帘听政,没办法发布政令,更没办法把曾经许诺的权利和地位给予当初支持九哥儿的人。

    付出了,就要有回报,毕竟当初那些人也冒了很大的风险。没有回报,就会闹翻天。

    于是叶家被挤兑,她被迫困居深宫再这样下去,大好形势就会扭转。九哥儿帝位还不稳,从天上掉进泥里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位子是天下权势和荣华的顶端,却也是面临深渊的悬崖,这让她怎么能不焦虑?

    也是因为赵平安,帮她把杂事管得井井有条的蒋贱妇背叛了她。而她那最适合当刀使的妹妹不明不白的死了,就算有妃位,却也没葬在先帝身边,而是远远发丧在无名墓。这不仅让叶家面上无光,也是直接打她的脸。

    更何况,她还被逼得去皇陵守了孝,尽管已经想法子回来了,让她的替身继续守,终究是被发配的。百姓不明所以,朝堂的大臣全是人精。

    第一次和赵平安交手,她就输得这样惨。不,简直是毫无还手之力。如此一来,那些见风使舵的人会觉得她太弱,慢慢就会不再依附于她。

    她没了权,再没了人,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不行,得想办法把赵平安打倒。就算暂时弄不死她,也得让她名声扫地才行。

    “来人!”她拍拍扶手椅,大叫。

    离她最近的一个宫女,不得已,低头顺目的过来,就算极力克制,也禁不住身子的颤抖。

    贵妃正在发脾气,这时候上前的,或者让她看到的,被迁怒就是个死。其实死倒还算好的了,万一她想折腾人以泄愤,那就不知有多少手段让人生不如死了。

    “贵妃娘娘?!?br />
    “你抖什么?”叶贵妃看到那畏畏缩缩的宫女就火大,登时柳眉倒竖。

    “奴奴婢没抖?!惫诺昧蛳?,“是,是天气有点冷了?!?br />
    “哼哼,冷?要不要给你备个上好的炭盆子,再给你做件皮毛的大衣裳?让你坐在皇宫内院里享清福?哀家反过来要照料你这贱蹄子?!”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宫女立即跪倒,磕头如蒜。

    可她越是这样表现出恐惧,就越是惹得叶贵妃心烦。

    她心里正有邪火没处撒,干脆两步跨到宫女面前,拔出头上的发簪,一把扯起宫女的头发,对着那张虽然不算美,却年轻娇嫩的脸上刺去。

    “不是冷吗?不是抖吗?哀家就让人抖个够!”

    血珠,唰一下就溅出来。

    还有手下那金子刺入皮肉的感觉,有阻挡却又无法阻挡的微弱力量,终于令叶贵妃感觉到了一阵快意。

    “贵妃饶命!求贵妃饶命!”那宫女疼得惨叫,却很快又压低声量,不敢稍加反抗,连手也不敢抬,只是不断的哀求。

    但,叶贵妃怎么可能心慈手软?

    旁边几个围观的宫女、太监连大气也不敢出,都缩紧了身子,恨不得融化在空气中,那就永远不会被贵妃看到了。

    顷刻,那宫女满脸都是血。

    最后更是抽噎一声,连吓带痛,直接身子软倒,晕了。这样一来,带得叶贵妃也一个没站稳,趔趄着差点趴地上。

    于是叶贵妃更恨,抬起脚,就要狠狠踹到那宫女的脸上。

    旁边的人都不敢看了,这样用力,真踩到脸上,怕不把脑袋踩扁了吗?会不会爆?

    然而,就在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中,预期的事情没有发生。

    倒是叶贵妃猛然收住脚上的力度,因为惯性强大,她像是被人掀了个跟头似的,整个人仰面摔倒,因为身上环佩多,发出巨大的声响。

    “贵妃!”

    “贵妃小心!”

    “贵妃您没事吧!”

    再怎么装不存在,这时候也得冲上前去,把这慈德宫的正主儿扶起来。若她真有个三长两短,就不仅是被扎的宫女的,这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得好死。

    而这位即不慈又无德的未来皇太后,似乎是摔傻了,被宫女太监们半抱半扶的歪在软塌上之后,居然一声未吭。即没有叫疼,也没有大骂身边侍候的人,只是直勾勾盯着那疼晕过去的宫女。

    好半天,她猛然喘出一口气,连串的催促,“快,把那贱婢给哀家拖过来!快!让我看看她的脸!”

    两个太监连忙上前,像拎一块破布似的把那宫女架着,其中一人还用力抓着那宫女脑后的头发,好让叶贵妃仔细观看。

    那宫女被新的疼痛刺激,幽幽醒转。但才睁眼就看到叶贵妃,登时再度晕了。

    可奇怪的是,这回叶贵妃没生气,只盯着那宫女看。

    就见那张年轻的脸上纵横着无数血迹,像一条条丑陋的血虫在乱爬,又滚落在胸前,以及豪华的金砖地上。又因为叶贵妃的发簪尖利,她下手时又撒了狠,伤口都似血洞似的,有的连皮肉都翻开了,像是一块块烂掉的伤痕,其状极其恐怖。

    66有话要说

    不记得是不是写了,叶贵妃的闺名叫叶芳质
165| 130| 953| 570| 992| 661| 107| 756| 896| 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