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时时彩正规吗 > 峨眉祖师 > 《峨眉祖师》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是他是他还是他
    马踏波涛,那青光绫华,那青鳞龙马行来,正待至岛,突见那岸边站着一个道人,先是一愣,而后就是心中一凛,只暗道这处魔窟绝地,又会有什么人前来?

    “莫不是这岛礁原本的主人?嗯,这地方凶险,原来当是魔人的老巢,这下正主回来,却是讨不得半点好了!”

    青鳞龙马正是越山青,他此时眯起眸子,那双眼珠子晃荡,在一瞬间窥视千万里,看清楚李辟尘面容,那还不待说两句,猛地一惊,直道:“他娘的,这个狗玩意,刚刚不是才在外面见到过吗,怎么这家伙还会瞬移的!”

    “他娘嘞,我不会是遇到了守缺境以上的大神仙吧!”

    越山青看见李辟尘面容,顿时吓得半死,如何也难以想通,刚刚才在傀幽外海见过不久的人,怎么一瞬间就来到了这座大岛礁上?

    如果真的是一位守缺以上的大神仙,那自己可谓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仙家自洞玄升守缺,乃是仙天凝练,虽不圆满,但已经生出神通,造化五行,故此守缺抱元被称呼为上人,也就是大神仙!

    神仙四境,以洞玄守缺为大分,一如人仙四境,以真丹一阳为分水岭。

    跨过去,那法力雄浑无比,不可以道理来计。

    越山青不欲与李辟尘交谈,那四蹄早已刹住,如此转身便跑,那身子化作一道幻影,就在此时,李辟尘看见越山青动作,那也顾不得什么了,只是身子一转,化风火雷光同时杀出,只是一瞬间,乘风驾雷,直接追上了他!

    “你娘!”

    越山青怒爆粗口,看见李辟尘追来,他撒开蹄子就跑,心中怒言,任凭你乘风驾雷又如何,再快也快不过自己。

    他得神行之法,又获饕餮真身,论是速度,已经远远比过去另外两个兄弟要快,而李辟尘见他与自己距离越来越远,不由得心中念动,那手掌一挥,此时化出定海神针铁来,向着前方猛地一投!

    轰——!

    神铁在半空之中化得老大,那高有几百丈,此时划破云霄,直接就向着下方滚了过去!

    这要是砸的结实,什么东西都要化作肉饼!

    大海被震荡起来,化出千里波涛,李辟尘张开口去,那一道水中烈火猛然窜出,紧紧跟着烧去。

    然而即使如此,仍旧是越山青更快,他嗖的一下跑的没了影子,那尾巴一甩,带起一阵海浪,而就是此时,那水波之中,有一道火苗蹿了上去。

    水中火分出一部分,沾染在越山青的马尾之中,而又过了三盏茶水的时间,他已经跑得没了影子。

    李辟尘停止追击,越山青已经脱离掌控,此时李辟尘心中操纵水中火,隐藏在对方马尾之中,静静不动,这水中火乃先天之物,冷热自调,本是九婴之心,自有妙法酝酿。

    心念指点,李辟尘顺着水中火指引方位行去,那身子卷化雷光,此时全力施展,待狂风天火,就像是什么恶神般行去。

    .....

    “娘嘞,吓死我了!”

    越山青停下逃遁的步伐,那四蹄崩踏,落在一座小岛礁上。

    他这一行,几乎蹿出了傀幽海,已经行过大半的路程,此时低垂着头颅,看看四周,确认没有人了,这才长出口气。

    “什么玩意,见了我面就说要让我当他坐骑,有毛病??!”

    越山青想着,便是越想越气,他那当时遇到的少年道人,一副笑眯眯的神色,只是一见就说自己与他有缘,合该是伙伴坐骑,这当然引得越山青愤怒,但交手两招之后发现打不过,自然就开始跑了。

    没想到跑没多远,居然又见到了他?

    那傀幽海的外海没有名字,向着西北方位出去,就是之前交战的地方,说实话,越山青自己都已经有些迷惑了,那道人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但又在追逐之中找不到自己,这般看来,必然是因为神通的关系了。

    “跑的远有什么用,你又找不到我在哪里,正常追你也追不上,哼!”

    越山青这么嘟囔,同时又道:“吞天在哪里?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明明应该就是在这一片海水之中,怎么就没有呢?”

    “他应该比我早来无垠海很长时间,但我找了这么久,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居然还找不到他,这简直就是猫抓耗子么,没玩没了的!”

    越山青这么咕哝着,那又抬头看了看四周,觉得还是先出海避避风头,反正傀幽海之外的海域那么多,谁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他这么想着,于是说做就做,立刻施展神行妙术,那四蹄崩开,连着踏出云霞,荡起波涛,很快就出了傀幽海去,是顺着来时的路出去的。

    越山青正是心念自己出来,因为那道人已经入海,绝不可能再出现于这里,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道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顺着来时的路出去了。

    他如此念叨,然而一出海,还没有跑出百里,突然眸光一凝。

    越山青浑身一僵,只觉得是老天作弄,因为他正看见不远处,那个道人又出现了!

    那道人乘着一头大鱼,正在海水之中向着傀幽海行来。

    这怎么回事?!

    心中骂了起来,越山青的这一停顿,顿时让那个乘着大鱼的道人惊醒,只是举目向着这边望来,突然看见越山青,顿时是大喜过望。

    “道友,别来无恙乎!”

    少年道人和越山青打招呼,然而越山青立刻就骂了一句:“道你娘的别来无恙!”

    话语撂下就跑,那蹄子崩开海水,顺着来时的路一头钻入傀幽海中。

    越山青头也不回,然而他遁入傀幽海,还没有跑了三百里,突然看见前方有风火雷光,再定睛一瞧,却两只眼睛都瞪圆,几乎掉了出来。

    他娘的,那个道狗怎么又出现在前面了???

    越山青的蹄子猛地刹住,而李辟尘正见到越山青身子,顿时大喜:“道友,别来无恙乎!”

    “乎你老娘一脸!”

    越山青转头就跑,撂下骂人的话,那身子狂遁,然而一出海去,又他娘的见到了那个少年道人!

    我他娘叻!

    越山青只想要骂娘,此时是傻了半响,完全混乱了。

    少年道人看到越山青,咦了一声:“道友如何回来,莫非是回心转意了?”

    龙马无言,只是瞪着眼睛,看看他,又看看后面,全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