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时时彩正规吗 > 两界真武 > 《两界真武》正文 第190章 怒火,苏家庄园
    陈佳的语气很慌乱,还夹杂着愤怒和一丝后悔。

    姜真武正盘坐在床上修炼精神意念,听到陈佳的电话,眉头瞬间皱起,语气尽量平静地追问道:“你慢点说,到底怎么回事?司机呢?有没有和你们在一起?”

    有朱勇安排的司机兼保镖跟着,按理说应该不会出这种事情的。

    毕竟,这是光天化日之下,省城的治安想来也挺好。

    陈佳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情绪,急忙说道:“司机和我在一起。上午我们逛街的时候,遇到了几个人纠缠我们,我们赶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没想到又遇到了,他们非要和我们一桌子吃饭,被楠楠打跑了?!?br />
    “我们刚才要回家的时候,楠楠去上厕所,我和司机在门口等她,可是现在她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我和司机在整个商场都找了一遍,也问了保安,他们都说没看到人,真武,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陈佳说起来,又变得焦急慌乱起来,心中有些后悔,因为是她坚持要留在这个商场继续逛逛的,没想到那些人又找了回来。

    她猜测,超过八成的可能,就是被姜楠打跑的那些人回来抓走的姜楠。

    可是,她父亲就是中海管理治安的局长,这种事情是她不能容忍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绑架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女生,那些人怎么做的出来?

    陈佳害怕,害怕姜楠遭遇不测,那她会一辈子活在自责当中。

    姜真武沉默了一瞬间,问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就在xxx街上,这里是一条步行街,有很多名牌商店和几个大商场”

    陈佳急忙回答道。

    “好,我现在就过来,你们就在那里不要动,站在人多的地方?!?br />
    姜真武叮嘱了一句。

    陈佳声音稳定下来:“好,我在这里等你!”

    放下电话,姜真武的面色变得冷峻起来,双眼之中一道道寒光如利剑一般化作实质,周围的空气都有些压抑,窗户上的风吹拂到他跟前都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又拿起电话,刚想给朱勇打过去,楼下就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姜真武看到两辆一前一后地停在门口,其中一辆正是朱勇开的劳斯莱斯。

    姜真武立刻走了下去。

    朱勇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人,正是杜成林和杜天峰父子两,他们是今天上午得知姜真武抵达省城的消息,所以下午立刻就过来拜访,恰好遇到了回来的姜真武。

    “会长,怎么了?”

    朱勇看到姜真武面色严峻,整个房间内都有一股气息极其的压抑,心中一突,知道出事了。

    杜成林和杜天峰父子两看到姜真武的面色,也是有些心中紧张。

    “姜会长!”

    “姜会长”

    不过,杜家父子两还是上前给姜真武弯腰行礼,做足了面子工作。

    姜真武一挥手,道:“好了,不需要多礼。正好,老杜你们来了,我可能需要你们帮忙,朱勇,你来开车,去找陈佳他们!”

    朱勇神色郑重,心中大致猜测可能陈佳和姜楠出事了,不由的心情凝重,那可是姜真武的妹妹和女朋友,任何一个出事了,绝对都是会让姜真武发怒的大事情。

    朱勇不敢怠慢,急忙小跑了出去给姜真武开车门。

    杜成林和杜天峰都有些发蒙,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姜真武的身后,一起上了车。

    朱勇一边开车,一边拿起电话打给了那边给陈佳和姜楠当司机的朱家弟子,得知事情之后,也是一脸严肃,回头对姜真武说道:“会长,今天和姜姑娘,陈姑娘起冲突的几个人,有一个自称叫苏海龙,这个人我知道!”

    姜真武微微闭着眼睛,车内气氛比较压抑,杜家父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那你说说苏海龙是谁!”

    姜真武没有睁眼,语气冷淡地说道。

    朱勇看了杜成林一眼,道:“还是杜总来说比较合适,他是省城本地人,对苏家的事情比我了解?!?br />
    杜成林也大致猜测到发生了什么,面色不动声色,可实际上心中却是暗自欣喜,因为这样可以证明自己的作用,立刻回答道:“苏家是省城第二大家族,是省城土生土长的家族,主要经营商业,在省城掌控着一个苏氏地产和苏氏商贸两大集团,明暗之中掌控的资产不下数百亿?!?br />
    停顿了一下,杜成林悄悄看了姜真武一眼,继续说道:“苏海龙是现在苏家三代弟子当中的一员,和我儿子杜天峰一个辈分,而且还认识,不过比天峰大了几岁,早就高中毕业了,家里给省城大学捐钱把他塞到省城大学里上学?!?br />
    姜真武问道:“作风如何?”

    杜成林看向杜天峰,道:“天峰,你来说!”

    杜天峰深呼吸一口气息,顶着来自姜真武的强大压抑,说道:“我和杜天峰小时候就认识,这家伙行事不择手段,是标准的纨绔子弟,在省城横行霸道,初中的时候就欺男霸女,如果不是他家族出力,他早就被关进少管所了。在高中,大学,都经常做出出格的事情,前两年我听说,他逼迫的一男一女跳楼自杀,最后花了一大笔钱,学校也出来维护,才息事宁人,这两年安静了一些?!?br />
    “没想到,他现在还是如此嚣张跋扈!”

    杜天峰说起苏海龙的时候,语气神色都是极其的不屑,同时也有些愤怒和一丝丝的羡慕。他也是极其爱慕姜楠的,现在姜楠竟然被苏海龙抓走了,他当初也动过用强的心思,可惜被姜真武扼杀了。

    当然,他也知道,苏海龙之所以会对姜楠如此肆无忌惮,可能就是因为看出姜楠和陈佳不是本地熟面孔,是外地来旅游的学生,才会直接动手。

    毕竟,以苏海龙的身份,摆平一个外地少女失踪案子,轻而易举。

    车内又沉默下来,气氛有些压抑。

    杜成林又说道:“姜会长,省城第一大家族是政治家族,第二大家族就是苏家。苏家不只是依靠商业上的资产实力,还因为他们有高手支撑。现在省城执法队的副队长之一,苏清河,就是苏海龙的大伯,也是现在苏家的掌门人!”

    说起苏清河,杜成林语气凝重。

    杜家一直竞争不过苏家的根本原因,就是苏清河的存在,其实力强大,而且是执法队副队长,背靠执法队,在省城就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姜真武依旧闭着眼睛,听了杜家父子的话,轻轻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车子很快来到陈佳所在的地方,陈佳已经有些慌乱了,几次拿起电话就想报警了,可是又想到姜真武每次都不依靠官方力量来解决麻烦。

    而且,她对官方力量那一套很清楚,毕竟她父亲就是中海的头头,省城这么大,报警了也不一定管用,丢一个人,在茫茫人海之中,无异于大海捞针。

    虽然知道其中有一个嚣张的年轻人叫苏海龙,但是陈佳也知道,他们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就是苏海龙带走了姜楠,只是初步猜测而已,所以就算警方传唤了苏海龙,人家也有一万个理由把自己推脱的一干二净。

    所以!

    陈佳心中慢慢的更加倾向于姜真武这边,依靠姜真武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

    “真武!”

    陈佳见到姜真武,一下子就扑进了姜真武的怀里,语气哽咽差点哭了出来。

    姜真武拍了拍姜真武,站在街道中央,左右看了看刚刚亮起的灯光,低声说道:“没事了,放心吧,交给我,我已经有线索了?!?br />
    陈佳惊喜地抬头看向姜真武,俏脸上有两滴泪珠,急忙问道:“真的?你有线索了?”

    “对,那个苏海龙!”

    姜真武语气肯定地说道。

    陈佳轻轻皱起了秀眉,低声说道:“可是我们没有确切证据呀!”

    姜真武拉着陈佳坐上车,车内杜天峰只能去坐另一个车,杜成林坐在前排指路。

    “会长,我们直接去苏家?”

    朱勇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就这么直接杀到苏家大本营去?

    杜成林都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姜真武。

    姜真武任由陈佳紧张的抓着自己的手,淡淡地说道:“对,直接去苏家,杜先生麻烦你来带路!”

    杜成林轻轻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这次要得罪苏家了,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当即说道:“好,我去过杜家庄园几次,知道怎么走,朱会长,走这边!”

    杜成林指路朝着省城北方郊区走去,苏家庄园就在北方一座大河边的山上,那里是省城最有权势的人居住的地方,光是大面积的庄园就有十几个,杜家在那里也有一座庄园。

    坐山靠水,是很多神州大地的家族都喜欢的风水格局,寓意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家族发展会源源不断。

    朱勇一路开车来到了苏家庄园的大门前,停下车,亲自前去敲门。

    “我是中海的武术协会副会长朱勇,找你们苏家的苏海龙?!?br />
    朱勇对门卫直接了当地说道。

    门卫上下打量着朱勇,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你,我们家苏海龙少爷也没有在庄子里,你们要找就去其他地方找吧?!?br />
    朱勇严肃地说道:“那你最好通知你们家族的人,马上把苏海龙找回来,不然,后果可能你们苏家承担不起!”

    几个门卫立刻神色严肃下来,盯着朱勇就呵斥道:“你是在威胁我们?现在马上滚,不然我可不会报警,我直接把你抓进来打一顿,让你知道我们苏家不是好惹的?!?br />
    “我姜真武也不是好惹的?!?br />
    姜真武的声音传来,带着陈佳一步步走了过来,气势凌人地喝道:“现在去通知你们家的苏清河,就说中海姜真武来拜访,让他马上把苏海龙找回来,不然,今日整个苏家都要埋葬在这片山林里!”

    举目望去,苏家庄园选的位置的确是一处上好的地方,建在山坡上,门前就是一条小河,小河绕过前面一座小山头汇聚到后面的大江之中,而苏家庄园的建筑物一路延伸到山顶上,在山顶上可以直面整条宽阔的大江。

    这里的确是一处风水宝地,那么,自然当做墓地也是极佳的。

    姜真武的话让几个门卫一下子变得杀气腾腾起来,两人手持棍子就冲了出来,一棍子砸向姜真武,一棍子砸向朱勇。

    朱勇冷哼一声,对付两个门卫不在话下,一拳一个,轻易将两人放倒在地上,几个门卫见了,纷纷更为警戒起来。

    其中一个中年人直接拿起通讯器喊道:“门口有人打人了,快叫人来,对方是练家子,叫队长来?!?br />
    中年人对着姜真武等人喝道:“你们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竟然赶来苏家庄园撒野,我们家大老爷是省城的大人物,家里高手如云”

    杜成林上前在姜真武身边低声说道:“姜会长,不如我以杜家的身份去拜访,他们可能会卖我一个面子?!?br />
    姜真武神色有一丝不耐烦,害怕姜楠出意外,时间越久,越是危险,当即沉声说道:“不需要那么麻烦了,我们直接走进去!”

    陈佳小脸极其紧张,甚至有一丝害怕,因为她知道苏家庄园的主人苏家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家,这样强闯进去,肯定会将对方得罪死了。

    最主要的是,她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姜楠是苏海龙抓走的呀!

    她拉了拉姜真武的衣服,想说什么,姜真武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已经来到大门前,一脚踢在了厚重的黑铁大门上。

    轰一声轰鸣。

    两扇至少有两三吨重的大门直接被姜真武一脚踢的向后飞了出去,在空中就散成了碎片,将门口的几个门卫撞击的当场摔倒在地上无法起来,四肢上被铁棍刺穿,鲜血挥洒了一地,一双双眼睛都惊恐地看向姜真武。

    姜真武看也没有看地上躺着的那些人,直接快步走了进去,气息运转,胸腹之中的气息一下子爆发出来,喝道:“中海姜真武来拜访苏清河?!?br />
    声音如波浪一般,在山上来回激荡,传遍整个苏家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