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时时彩正规吗 > 富贵不能吟 > 《富贵不能吟》正文 第328章 太干净了
    与梁铎交好的阁老们也跃跃欲试要上前求情。

    丘陵快步走到燕棠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燕棠神色微沉,看了眼他递来的东西,与皇帝道:“侍卫们查得,梁永琛的长随梁安,在梁府后巷被发现尸体。

    “尸体身上发现有盖了梁永琛私信的一幅小幅意味不明的山水画。而后距离尸体发现之前,有人见到有鞑靼人在梁家后巷出没?!?br />
    皇帝扫视着几位阁老,笑道:“谁若再敢求情,一并以嫌犯论处!”

    戚缭缭他们在茶馆里最终就等来证据确凿之下梁铎叔侄打入天牢的消息。

    燕湳他们个个如释重负,随后又击掌欢呼。

    戚缭缭听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梁铎与梁永琛都拿下了,赵胤没受牵连?”她问道。

    “怎么可能扯到他头上?”戚子湛抢先说,“赵胤是梁铎的女婿,别说通敌叛国当诛三族,就是诛五族也诛不到他的头上。

    “再说了,他除了举荐过梁永琛父子之外,没有半点不妥呀,就算是举荐,那也是因为梁永琛主动相求,这关他什么事呢?”

    戚缭缭不能不说这话有道理。

    可是正因为赵胤到头来摘得干干净净,才更让她觉得这人不那么干净。

    因为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前世里为什么梁家并没有借着这场战争在朝中出风头?

    不光是这样,梁铎甚至还在后来提前致仕。

    梁永琛自始至终没有在朝中焕放什么大的光彩,反倒是赵胤,梁铎卸任之后,他先是调任六部侍郎,接而又入了内阁

    且不说别的,如果通敌一场捞不着半点好处,梁永琛通敌又是为了什么?

    几箱子珠宝确实不少。至少可以抵得上梁永琛如今的家产??梢粤杭业募业桌此?,再多的钱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而赵胤却不同了,如今提到他,多数人都只知道他是梁阁老的女婿,可他过不了几年不光是等来了梁铎无故致仕,且还自己当上了阁老!

    这难道不可疑吗?

    “去梁府看看吧?”邢烁提议。

    他对梁家总还憋着一口气在,不光是梁溧挟持祝小莲,也还有梁溧当日为难戚缭缭的成份在。眼下等来梁家倒大霉,他不去看看实在胸臆难平。

    燕棠他们伴着皇帝出了衙门,就地说了些余下事情,也就散了。

    掀出奸细的过程比他们每个人想象得都要顺利得多,这么大的事情,这么大的案子,不说审个三五个月,三五日下来也是正常。

    但指向梁永琛的证据却完美得好像是早就设计过,也让人无法置喙。

    翰林院里本来算是个清闲衙门,苏沛英这一整日也都没有什么心情当差。

    在戚缭缭跟他提及赵胤之前,他并不觉得这位长袖善舞的学士有什么值得留意的。

    但她这话音才落,紧接着梁永琛就出了事,令他不能不多了些心思。

    眼下赵胤还未回过衙门,他看了眼他公事房的门,一只笔托拿起来又放下。

    燕棠回府后也是在书房默坐。

    黎容早已知经过,进来说:“没想到梁家真有问题。怎么会有这么多证据指向?”

    燕棠漫声道:“刺客的确是去刺杀孙仁的,这没有假。

    “因金林卫在出手时孙仁在他刀下已命在旦夕,倘若他们出手慢一步,孙仁也已经死了。

    “能证实这点,当然也就能证实刺客确是与藏在朝中的奸细联手行事的?!?br />
    黎容沉吟,没再说什么。

    燕棠也没有再说什么。

    朝廷这边的轰动自不消多说,戚缭缭一行人到了梁府外头,只见整个胡同也已经被惊动。

    百姓们的议论声,府里传来的妇孺哭泣声,尖叫声,驱赶声,华厦将倾,凄凄惨惨,难以形容。

    人群里也有许多官吏,任何朝代对于通敌叛国之事都不能容忍,梁家面临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燕湳他们激情澎湃,将围场里燕棠被算计的怨气,泱泱大国被算计的恨意,以及这小半年里心里头横着根刺的郁气,全都在这个时候抒发了出来。

    这是人们面对叛国者最正常的反应,无可厚非。

    程敏之终于发现戚缭缭平静地站在旁侧:“你怎么不高兴?”

    “也没有什么好高兴的?”戚缭缭吸气说:“梁家这么大一个家族,自梁永琛起往上三代少说也是好几十号人,倘若真有冤情,那就是好几十条冤死的人命。

    “而这还不算,梁家背了锅替了死,真正的奸细就逍遥法外了,朝廷的毒瘤实则还是未除?!?br />
    听到她这话,大伙陆续都扭了头过来。

    这大半年的相处下来,戚缭缭多少也有点号召力了。

    她看了眼远处:“先找个地方再说!”

    程敏之就近找了家茶馆。

    几个人都坐下来,戚缭缭便就把自己的疑问跟他们说了:“此事宁可错查不可放过,我虽然没有什么证据替梁家洗冤,但是我总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丝邪乎。

    “就算那几箱珠宝价值连城,你们觉得,值得世家出身的梁永琛去冒这么大险吗?”

    燕湳他们面面相觑。

    戚缭缭接着道:“因为梁家已经家大业大声望大,不用他再冒险去拼。

    “其次梁永琛只有梁溧一个儿子。他若通敌,必然是有个了不起的目标??扇绻泻艽蟮哪勘?,是不是首先得把梁溧教育好?

    “梁溧纵然有些天赋,可终归被养歪了。他就算卖国求荣,没有子嗣来相帮继承,是不是也没有太大意义?”

    苏慎慈点头:“有些道理。梁永琛看起来通敌的动机不够。至少目前看起来还不够。但这也不足以说明他就是无辜的?!?br />
    “不是梁永琛,那又会是谁呢?”程敏之凝眉。

    “我也没有说一定不是他?!逼葭早缘?,“但我们可以先假设。从他府里搜出来那么多珠宝来看,真的奸细就算不是他,也一定会是熟悉他的人?!?br />
    邢烁忽然想起来:“难不成你在怀疑赵胤?”

    燕湳也皱眉:“就因为梁永琛进大理寺是赵胤举荐的?”
757| 295| 811| 966| 23| 160| 142| 278| 375| 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