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时时彩正规吗 > 万历1592 > 《万历1592》正文 八百四十二 两个人的行动
    李化龙的计策是这样的。

    首先是给柴国柱副将带走的那支策应部队传令,让他立刻掉头前往武昌。

    接着将自己所能征调起来的所有卫所兵给集合起来,配上一些精锐部队的带动,增强自己手上的军事力量。

    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在这里牵制住叛军水师,一路顺着江水往西去,赶在萧如薰之前进驻武昌,死守住武昌,多少争取一点时间。

    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大规模的军队对水师没用,但是至少能在武昌争取一些时间,只要能争取到他手握一支比较像样的船队可以发动进攻的时间,那么就有办法了。

    夜晚就是突破的良机,晚上水师的视野不好,最适合玩水上夜袭了,但凡可以把水师的优势最大限度地削弱,就有击败水师的机会,如果可以击破这支水师,那么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李化龙很快就召集了自己在扬州府的所有部下们,然后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把情报通传了一下,并且传递了一下自己的精神。

    他无视了所有人眼中的震撼。

    “所以,眼下局面的破局所在就是两点,一点是派兵进驻武昌,一点是击破水师,完成这两件事情,则大局还有挽回的机会,若是无法完成,那么包括本督在内,诸位,都免不了一死!”

    李化龙严肃的看着自己的部下们。

    “督师,萧贼他真的已经攻入湖广了吗?”

    扬州知府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区区一支人马怎么可能办成这样的事情?就算有叛将策应,也不至于那么快吧?七月起兵,眼下已经席卷了半个江南?”

    “是啊,情报会不会有误?整个江南难道就没有一支军队能和萧贼一战吗?”

    “情报不会出错了吧?”

    部署们纷纷对此表示疑惑。

    李化龙拍了拍桌子。

    “萧贼都快打到面前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别忘了!萧贼造反之前可是大明第一名将!宁夏之役朝鲜之役洞武之役大同之役那一场不是以少胜多?

    他不仅会打仗,还会带兵练兵,还能驭人!他不是简单的武将,他是个帅才!整个江南还有其他武将能和他相提并论吗?否则本督如何会如此狼狈?”

    李化龙对部署们的轻敌思想感到非常不满,都这个时候了他们居然还在做不切实际的梦,简直愚蠢至极!

    部署们一个个的不敢说话了。

    柴国柱等武将目不斜视只看着自己眼前,也是一句话不说,连动都不敢动。

    “总而言之,这个情报是要送到朝廷去的,援兵肯定是需要的,但是在朝廷援兵到来之前,以咱们目前的兵力,似乎无法同时策应两个战场,所以,本督会下令动员整个河南和南直的卫所部队前来扬州支援?!?br />
    官员们面面相觑。

    李化龙是疯了吗?

    卫所兵?

    还能用吗?

    怕是枪都端不起刀都拿不动,更不要说打仗了!

    就算其他的不说,人数上也有很大的问题,越是无战事的地方卫所兵的数额就越差劲,人数不足不说,也根本不能打仗,基本上就和一个种地的农民差不多,顶着个军户的名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这还算是老实的,大部分都是兵油子才是最绝望的,打起仗来别的不会,逃跑到是一绝,当初大明最会练兵的将军戚继光都差点被卫所兵坑死,最后只好放弃卫所兵另外招募新军,可想而知这些家伙废到什么地步。

    就这种杂役和兵油子参杂的卫所兵,李化龙居然想起用?

    柴国柱很想说些什么,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没说。

    扬州知府倒是没忍住,想说些什么。

    “督师,下官知道督师破敌心切,但是这些卫所兵,实在不堪用??!”

    扬州同知也赶快附和道:“是啊督师,这些卫所兵根本无法征战,上了战场比敌军跑得还快,一触即溃,根本不能用,甚至还会影响到主力军队,下官实在是不建议召集这些人?!?br />
    李化龙摇了摇头。

    “眼下除了这些人,本督还有其他的选择吗?难道要坐等着萧贼打到南京会合水师吗?那个时候再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他们就算不能打,打散了编入强军之中,裹挟着都能出点力!卫所兵是个什么状态本督比你们清楚!”

    李化龙再次坚持自己的看法,否决了其他的所有意见。

    属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知道李化龙的决定是不可能更改的,所以干脆什么也不说了,就等着李化龙的决定好了。

    也不知道是强军裹挟卫所兵战斗还是卫所兵裹挟强军逃窜啊

    倒是柴国柱心下暗暗吃惊。

    两个月,萧如薰居然进展如此神速,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已经席卷了半个江南,保持着强大的攻势,整个江南完全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眼下李化龙是打定主意要用他的军队在这里和镇南军拼个你死我活,甚至不惜把他柴国柱的命也给搭上。

    可是柴国柱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命给搭上呢?

    思来想去,柴国柱感觉不能继续沉默下去了,不能继续老实下去了,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来挽回眼下的死局,否则等自己被逼出击的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他可不会游泳。

    这几日被李化龙逼着带着从来没有打过水战的士兵在运河里面乘船训练,柴国柱是真的想吐但是不敢吐,比起那些士兵忘我的吐,柴国柱需要保证自己的颜面。

    北人打什么水战哟!

    李化龙是打定主意要把他往死路上逼,美其名曰置之死地而后生,柴国柱对此只有满心的埋怨和愤恨。

    他觉得自己绝对不能为了这种愚蠢的事情而送死,好歹和萧如薰还有一点交情,曾经并肩作战过,算是老上级和老下属的关系了,眼下萧如薰进展的如火如荼,若是自己这边能锦上添花,未必不是一件美事。

    李化龙如何对待他这种武将,他是看透了受够了,简直就不把他当人看,什么事情都不和他商量。

    与其在这里当狗,不如去对面堂堂正正当人,反正都是大明朝,没有什么所谓。

    李化龙并不知道柴国柱心中出现了怎样的情绪转变,他只知道自己务必要加快速度准备行动了。

    于是就在接到情报之后的两个时辰,李化龙的总督令从扬州城内四散而出,一封封调兵遣将的命令向各地飞速移动着。

    李化龙行动的同时,柴国柱也在悄悄地行动着,经营了那么多年的军队到底不是李化龙一纸命令一堆狠招就能收服的,军队可不是畏威而不怀德的存在。

    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他们分得清楚。

    局势正在发生微妙的转变。
740| 395| 467| 325| 149| 693| 998| 362| 804| 498|